鳗鱼炒饭

佛系爬墙,随缘产粮

【夏橘】恋爱三十题(1-10)

#OOC属于我,夏橘属于彼此

 

1.牵手

侦探查看完现场之后会快步走在前面,然后等和都小步追上来的时候假装不耐烦的回走几步再顺势牵住医生小姐的手。

和都总会在夏洛克看完现场之后悄悄落后几步,然后心照不宣地等着侦探走回来牵起她的手。

在现场目送她们离去的礼纹警官看着两条逐渐汇往一处的影子总会感慨一句年轻真好,一旁的柴田在听到感慨后总会在心里漾起一丝羡慕然后在嘴上嘲讽道:“啧,恋爱中的白痴。”

 

 

 

2.亲吻某处

医生小姐不再为背后的伤痕而感到自卑,因为侦探小姐开发出了它的新用途并且乐此不彼的使用着它。

夏洛克最喜欢亲吻的地方是和都背后那道堕落天使的见证,每当侦探小姐亲吻那里时,她的天使会颤抖着身体发出最为动听的声音。

 

 

 

3.看电影

夏洛克喜欢与医生小姐一起看恐怖片。严格意义上来说,夏洛克喜欢的是“看恐怖片的和都”,因为在看到某些镜头时医生小姐总会害怕的主动扎进侦探的怀里。侦探会嫌弃的把和都往外推,然后满意的看着看着怀里人搂得越发紧的手臂。

 

 

 

4.约会

“把初遇的地方作为约会地点是一件十分浪漫的事哦”

和都在收到“速来警局,紧急——礼纹”的短信后便推了下午的班匆匆的从医院赶到了警局,神情肃穆的礼纹警部让医生小姐的心猛然坠下,“她在......验尸房等你”。

指尖触上金属把手,凉意沿着手臂一路向上,直直地冲入心底。和都屏住呼吸,大门却在这时从内部被打开。

“你迟到了,”熟悉的语调。

和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笑嘻嘻的人,心中的悲伤瞬间化为乌有。心中仅有的怒气也在看到夏洛克背后精心准备过的晚餐时悄无声息的消散。

夏洛克看到和都进门时凝重的眼神时便意识到计划的某个环节出了差错,有些无措的她上前紧紧抱住她的医生小姐。

事后得知真相后的和都在叹了一口气之后抱歉的揉了揉夏洛克的头。

 

当晚侦探把藏在书架底部的《恋爱建议100条》送进了碎纸机

 

 

彩蛋:

“礼纹警部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我说要申请借用验尸间一天,他在听我说完理由之后就那样了。”

 

 

 

5.接吻

熟悉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刀的长度,侦探冷静的看着凶手双手合握着的武士刀向她刺来,被压制着的姿势使得身体无法进行大幅度的翻滚动作。

“完全避开的可能性为0,最佳方案将身体向右偏移2厘米从而将伤害减少到最……”熟悉的重物敲击声,凶手应声倒下,夏洛克嫌弃的往右挪了挪防止倒下的凶手砸到她。医生小姐轻车熟路的割开夏洛克手上的胶带,“夏洛克你没事吧?”和都焦急的询问着,侦探从被救下之后就没有出过声。看着依旧毫无反应的侦探和都关切的捧起夏洛克的脸试图与她对视,却在下一秒被夏洛克反拉住手臂一同倒向地板。侦探翻身将医生小姐压在身下,深深地吻了上去。

“救命之恩是要以身相许的。”

 

 

 

6.换穿对方的衣服

为了验证关键线索而冲入雨幕中被冻得发抖的侦探不情愿的换上了和都的外套,原本还想再抱怨些什么的夏洛克在看到医生小姐的眼神之后乖乖的把话咽了回去,只是第二天病倒的却是外套里只穿了一件衬衫的医生小姐。“啧一个外科医居然也有洁癖,都说了多少遍了我的抵抗力比你强”,侦嘴上探小声抱怨着身体却还是认真的照顾着她的医生小姐。忙活了一天终于让烧褪下去的夏洛克看着熟睡的和都,

“这家伙睡着的样子还不赖嘛。”

视线顺势向下,瞟到医生小姐被汗水浸湿的衬衫,侦探小姐露出了熟悉的坏笑。

“幼稚”第二天醒来的和都看着身上属于侦探小姐的衬衫无奈的笑着。

 

 

 

7.Cosplay

穿着米色套头毛衣的医生多了一分恬静,穿着Belstaff大衣的侦探一如既往地利落

 

 

 

8.逛街

夏洛克坚持网购才是最为快速便捷的购物方式,而和都更愿意亲自挑选商品。不过每次医生小姐外出购物时,侦探总会跟着出门。

“我可不想又看到某人蹲坐在大街上抱头痛哭,”侦探如是说。

 

 

 

9.和朋友消磨时间

侦探唯一的朋友是和都,医生的朋友除了夏洛克也只剩下波多野太太,她们住在一起。

 

 

 

10.戴兽耳

夏洛克神色凝重的盯着眼前的一对情趣兽耳,和都打开起居室的门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个魔幻场景。侦探突然抬起头,仿佛看见猎物般的眼神让医生小姐内心的不详预感愈发强烈。“三十六计走为上”,和都决定还是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似乎看穿了医生想法的夏洛克叫住了和都:“二选一的话,你会选择哪一个?”

“什么?”

“一个困扰我许久的案子,你的选择会带来重大突破也不一定。要来帮忙吗?”

居然还有夏洛克破不了的案子,和都突然燃起了浓厚的兴趣,“黑色的那个。”

“地点呢?沙发还是卧室?”

这又是什么怪问题,和都想了想还是选择了一个保守的答案:

“卧室。”

“最后一个要求,你戴上试试。”

“这也太羞耻了吧?!”

“你说要帮忙的。”认命的和都只能走过去拿起了猫耳套在头上,她弯着腰一边对着镜子调整耳朵的位置一边好奇地问道:“是新案子吗?我怎么没有印象?”

“是关于橘和都的案子。”

不知何时走到和都背后的侦探顺势将医生小姐压在桌子上,凑近和都的耳边在舔咬着细腻耳垂的间隙轻叹着说道。

 




如果有什么错误的话还请指出~

小天使们走过路过留个评论呀(´▽`ʃ♡ƪ)